美国政坛高官中,带台湾背景的华裔都有谁

国内

  原标题:深度解析:美国政坛高官中,带台湾背景的华裔都有谁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林日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张天行 任重]编者的话: 在拜登政府内阁成员中,美国贸易代表戴琦备受媒体关注。她掌管着至关重要的贸易事务,同时,其台湾移民后代的身份令外界十分在意她对中国的表态。如今在美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有台湾背景的政治人物不止戴琦。4月底,白宫公布了新一批政府官员提名名单,其中有两人令台湾舆论颇为兴奋:徐若冰和卢沛宁。前者有望成为五角大楼史上级别最高的亚裔文职官员,后者被提名为负责管理与改革事务的美国驻联合国代表。任命具有台湾背景的官员符合拜登打造多元化执政团队的路线,不过在中美关系未走出低谷之时,美国政府的这些举措都牵动着国际媒体敏感的“政治神经”。“他们对中国的政治取向不能一概而论。”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2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华裔群体很复杂,他们的身份认同、政治观念差距极大。而且,真正在拜登政府对台政策中起关键作用的还是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等外交安全领域的高官。

  他们得到拜登政府任命或提名

  徐若冰在上月底被拜登政府提名为国防部负责研究与工程事务的副部长。根据媒体介绍,她是工程师出身,曾长期在雷神公司等军工企业任职,在科技研发领域经验丰富。徐若冰曾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担任陆军部负责采购、后勤与技术事务的助理部长。

  台湾《中国时报》说,徐若冰此前在美军任职时,曾负责美台空军军售案。她的祖父徐康良为台空军中将,曾任“空军副总司令”。有台媒特别强调,徐若冰10岁之前都是在台湾生活,与台湾关系“深厚”。

  台湾“立法院外交国防委员会召委”赵天麟对媒体称,徐若冰是“非常重要”的象征,“代表(美国政府)对女性、亚裔的尊重”,并且是“对台湾在某种程度上更大力度的支持”。

  卢沛宁也在4月底的拜登政府新提名名单上。据《中国时报》报道,他的父母出生于大陆,后到台湾生活,上世纪50年代赴美留学后在马里兰州定居。卢沛宁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同学,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曾任白宫内阁秘书长,2014年被提名为劳工部副部长。

  作为美国贸易代表,戴琦最近的新闻曝光度颇高,她的提名是拜登在去年12月宣布的。戴琦出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先后在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取得学位,曾经有过在广州生活且在中山大学教授英语的经历。

  2007年至2014年,戴琦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任负责中国事务的贸易执法首席顾问,其间处理过美国在世贸组织对中国提出的争端诉讼。2014年至2021年,戴琦在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担任首席贸易律师,其间推动民主党支持《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在中美贸易议题上,戴琦认为,美国应增加“攻势”手段,运用补贴等激励措施以降低美国对中国进口的过度依赖,同时继续利用人权问题、世界贸易组织体系及盟友对华施压。

  另外,白宫今年3月宣布49岁的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吴修铭将加入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担任总统科技与竞争政策特别助理。作为互联网法律与政策专家,他对科技巨头垄断问题立场强硬。新加坡《联合早报》介绍说,吴修铭的祖父是日据时期的官僚,其父吴明达出生于台南。

  从美国社会的角度来看,来自中国台湾的移民归化为美国籍者为“台裔美国人”,简称为“台美人(TA)”。但事实上,“台裔美国人”不仅指来自台湾的第一代移民,还包括在美国出生的“台美人”的后代。根据美国上一次人口普查数据,“台美人”具有几个特点:拥有大学以上学历者占73.6%;平均收入68809美元,比全美水平高37%;76%的成年人拥有自宅。有分析认为,这些数据显示,“台美人”相较于其他移民群体生活更为安定,融入美国主流生活较为顺利。

  近20年来,美国政界出现不少有台湾背景的官员、议员,比如曾任美国交通部长、劳工部长的赵小兰,地方官员有美国首名华裔女市长陈李琬若等。一般认为,美国国会历史上明确界定族裔为“台裔”有吴振伟、孟昭文和刘云平。吴振伟在2011年辞职,孟昭文和刘云平现在都是众议员。

  “对华政治取向不能一概而论”

  “台裔美国人”从政群体逐渐扩大并非偶然。岛内经历过几次赴美高潮,加上原有的台籍侨民在美国生活多年,他们越来越熟悉美国政治的“游戏规则”。一些美国人也开始注意到这一相对活跃的群体,希望通过这一资源为自身谋取利益。

  1994年,在当时的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裴尔与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柏曼等人的推动下,时任总统克林顿签署法案,将“出生于台湾的美国人”的官方证件的出生地改为“Taiwan”。1999年,白宫和国会分别宣布在每年5月设立“台美人传统周”,以“表扬他们对美国社会的奉献”。台湾移民群体开始利用上述条件在一些涉及中美关系、台海事务的议题上发挥影响力。

  有分析认为,上世纪50年代后,一些台湾本省人因职业发展受限才选择赴美留学,他们对岛内政治现实的不满使他们有意无意地把反对国民党和反对“中国”等同,为此常以“台湾”名义组织起来,与国民党以“中华”为名的各类侨民组织对抗,争夺代表台湾地区的权力。这些背景让台籍侨民比其他华侨更早地参与到政治活动中去,一些人对大陆的态度也颇为强硬。

  比如,吴修铭的父亲吴明达在上世纪70年代从台湾大学医科毕业后前往加拿大留学,之后赴美研究并任教,同时开始推动海外“台独”运动,曾回到多伦多担任加拿大“台独联盟”主席。据《纽约时报》报道,吴修铭成年后学会读汉语,知道吴明达曾是早年鼓吹“台独”的人物。据台媒报道,吴修铭有不少台湾亲戚在岛内从政,多数代表民进党参选。

  去年,吴修铭曾给《纽约时报》投稿称,特朗普禁用TikTok的政治动机虽然可疑,但大陆借着这些媒体输出“网络民族主义”违反“网络开放原则”,“这一不公平现象不该再被容忍……若中国拒绝遵守开放互联网的规则,为什么还要继续允许它进入世界各地的互联网市场?”

  在美国政坛中,有些官员和议员出身于台湾所谓的“外省家庭”,不过,“省籍情结”并不一定影响他们对台湾的支持。比如出生在台湾新竹、父母来自大陆江苏的吴振伟在议员任内积极推动台美高层互访,推动在美国人口普查中将“台裔”从“华裔”独立出来等立法工作。在12年的国会生涯中,吴振伟就台湾相关法案提案3次、联署40次。2001年他赴台拜访陈水扁,被陈称为“台湾之友”。

  在美国,还有一些有台湾背景的团体常年致力于加强民进党与美国的联系。2019年8月蔡英文出访中美洲两度“过境”美国,在迎接她的团队中,“台独”色彩浓厚的“台湾会馆”和各类“台美人”协会占据主导地位,取代尊奉孙中山为“国父”的“中华会馆”。

  这些团体最重要的工作是游说。比如2017年,为了让“台湾旅行法”通过,“台湾人公共事务协会”组织了“台湾倡议周”活动,发动超过100名“台美人”从全美各地赶到华盛顿,在一天之内拜访超过100名美国国会议员的办公室,通过强调自己“台湾人”的身份,来争取这些政客的支持

  “具有台湾背景的美国官员对中国的政治取向不能一概而论。”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20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裔群体非常复杂,作为其中一个分支,“台裔”也是如此。他们赴美的时间和背景不同,比如有的在1949年之前过去,有的则是1949年后到美国的,有的是在台湾结束戒严前去的,有的则是在这之后去的……这导致他们的身份认同和政治取向差距很大。

  信强说,在一般情况下,美国的二三代台湾移民对台湾或大陆的认同要远远小于对美国的认同,而且一旦坐在美国政府的位置上,他们需要遵守的一条最基本原则就是为美国利益服务,而非对血缘上的祖籍地负责,“否则这个位置他们也坐不稳”。这一点决定了,美国政府中具有台湾背景的官员或许会对美台关系有一定影响,但绝对不是决定性的。

  美媒:国会在“挺台”方面更激进

  除了有台湾背景的官员、议员,美国还有哪些“友台”人士?美国《新闻周刊》报道说,国会和军方是美国支持台湾比较集中的两大群体,其中,国会议员出于意识形态和选票考虑,往往在支持台湾方面表现得更为激进。近三年来,美国国会陆续通过“台湾旅行法”“亚洲再保证倡议法”“台湾保证法”等一系列法案。

  “台湾连线”议员小组是美国国会重要“亲台”力量,在众议院和参议院成立的时间分别是2002年和2003年。台湾《东森新闻》称,在2020年选举中,至少131名“友台”议员连任成功,包括11名参议员、120名众议员。亲绿营的台湾《自由时报》说,参议院“台湾连线”共同主席殷霍夫和小组成员科顿连任成功。殷霍夫长期支持强化台美军事合作,曾率议员团访台。科顿是“台湾保证法”和“台湾安全法”提案人,曾参与邀请蔡英文赴美国国会演讲。

  据报道,美国众议院“台湾连线”4名共同主席都连任成功,包括沙博、迪亚斯-巴拉特、西尔斯与康诺利。沙博是“台湾旅行法”提议者之一,很早就跟“台湾人公共事务协会”前总会长李青泰结识并成为朋友,李青泰常年为其献计献策。与他超过20年的“友情”让沙博成为美国国会里具有代表性的“亲台”议员。

  除了议员,台湾媒体也在积极寻找拜登政府对台“友善”的高级官员,比如有报道称,蔡英文2015年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期间访问美国时,布林肯跟她举行过会谈。4月11日,布林肯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称,根据“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对台有承诺,两党的承诺已经存在很多年,“我们坚守这些承诺。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任何人试图通过武力改变现状都将犯下严重错误”。

  布林肯今年1月在任命听证会上表示,拜登政府将继续确保台湾有能力自我防卫,并期盼台湾能在国际上扮演更重要角色。不过台湾《联合报》刊文评论说,表面上看,这一席话很正面,但布林肯是职业外交官,“公开场合发言必定是场面话”。事实上,他所说的对台承诺“了无新意”,重要的并不是他说了什么,“没有说出的部分才是重点”。布林肯说拜登政府会延续对台承诺,但并没有言明,在什么条件下会履行承诺。文章认为,拜登不会像特朗普一样,刻意操弄“台湾牌”,干扰美中关系大局。

  在台湾《商业周刊》看来,另一位对台湾“友善”的美官员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台湾“中央社”称,过去,坎贝尔至少6次访台,与蔡英文、马英九和陈水扁都见过面。去年12月参加一场座谈会时,坎贝尔强调不了解台湾战略重要性的时代已经过去。

  不过《联合报》称,拜登政府今年1月上台前夕,坎贝尔公开建议,中美两国都“后退一步”,缓和针锋相对的紧张气氛,这被认为是美方希望与中方重新建立具有建设性理性关系的“重要信号”。5月初,坎贝尔出席英国《金融时报》举办的全球座谈会时称,美国不会公开作出“协防台湾”的表态,因为这种做法存在“重大缺陷”,一旦美国与中国发生冲突,后果将无法预料,或“将以一种无人能够预料的方式从根本上摧毁全球经济”。有学者分析说,这一表态背后的信息是,拜登政府不愿在当前局势下大幅调整美国对台政策。

  信强表示,拜登政府中,对台政策的关键人物是布林肯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等外交安全领域高官。另外,接下来还可以关注主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和助理防长由谁担任,进而能分析出拜登政府对台政策的基本走向和风格。

责任编辑:张申

来源:新浪网